周易算命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网上算命 > 正文

网上算命

算命先生说气话拾得几条命不要什么生肖的简单介绍

zysm2023-05-20网上算命17747
本文目录一览:1、歇后语和字谜2、

悟修道长精研道法,提供正宗道家法事,擅长超度婴灵,超度先祖,还阴债,补财库,开财库,还受生债,婚姻和合术、月老法事,破太岁,化太岁,文昌法事,看癔病、财运官运、招/斩桃花、八字命理、宝宝起名、运势升旺、风水气场调理、择吉日、道法改运等等咨询。

帮助您化解烦恼,趋吉避凶,守护您的安宁康泰,积德行善,一生平安!

有需要的缘主们,可以添加悟修道长微信咨询,微信搜索添加:SMW500

本文目录一览:

歇后语和字谜

半夜翻箱子---想不开

打掉了牙往肚里吞---有苦现不出

老太太吃粘糕---闷口了

老婆婆的脚 趾头---窝囊一辈子

饭甑里蒸黄连---苦闷

岩缝里的笋子---憋出来的

金针落海---无出州碧头之日

黑灯笼里点蜡烛---有火发不出

和影子交朋友---十分孤单

八十岁婆婆拜堂---空费一对蜡烛

墙嘴上抹石灰---白刷(说)白画(话)

挑着棉花过刺林---走一步挂一点

城隍老爷戴孝---白袍(跑)

拿着豆腐去垫台脚---不顶事

十月间的桑叶---谁人采(睬)你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大水冲了观音菩萨---流(留)神

六月间的火炉---谁想你

扫把打钟---响(想)也不响(想)

戏台上喊阿爸---应的人多

自行车下坡---不踩(睬)

纺丝桌面---布里(不理)

隔日的船票---订(盯)上了

隔着长江扯媚眼---谁理睬你

八哥吃柿子,雷公打豆腐---捡软的欺

叫化子失了棍 子---狗欺

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拿

鳅鱼的本领---专往软处钻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配就的

土地喊城隍---神呼(乎)其神

六月里吃萝卜---图新鲜

六月烤火笼---在奇不在暖

开园菜---新鲜

见骆驼说马肿---少见多怪

打灯笼走铁路---见轨(鬼)

巧他爹打巧他哥---巧上加巧

冬水田里种麦子---怪栽(哉)

刘老老进大观园---看的出神

过滤了的空气---新鲜

和尚不吃豆腐---怪斋(哉)

城隍菩萨的马---不见骑(奇)

做贼的遇见截路的---赶巧了

葫芦藤上结南瓜---没见过的事

黑老鸦白脖子---新鲜样

腊肉打汤---图新鲜

大姑娘的荷包--- 花样多

瞎子寻了个没眼的---赶巧了

土地爷坐铜棍---钱可通神

水缸里养鱼---保活不保长

中药铺里的甘草---用途广

乌龟抬轿子---硬扛

打针拔火罐---当面见效

冬天火炉夏天扇---人人用得上

过河的卒子---当小车

吃猪血屙黑屎---马上见效

当了将军---就得传令

没有翅膀的鸟---不能高飞

玩具店的枪炮---中看不中用

顺风耳---听得远

顺风吹火---用力不多

秤砣虽小---能压千斤

脑袋上长瘤子---额外负担

银闹喊样枪头---中看不中用

裁缝师傅手忙---穿针引线

短杆子秤---起(启)发得快

塘里无鱼---虾子贵

锯子锯掉烂木头---摧枯拉朽

孔夫子搬家---迁书(谦虚)

手拿鸡蛋走路---特别小心

司马夸诸葛---甘拜下风

庙里的菩萨---从来不出门(名)

拉马不骑---过牵(谦)了

拽着胡子过河---牵须(谦虚)过渡(度)

胡子上套索子---自牵(谦)

独眼龙看书---侧目而视

麻子照镜子---自我观点

千里寄鹅毛---礼轻情意重

水里的蚂蟥---粘上便难脱

水桶上安铁箍---难分难解

刘备对诸葛---无话不说

吃稀饭泡米汤---清(亲)上加清(亲)

两个哑子亲嘴---好的没话说了

油盐罐 子---形影不离

穿了一条连裆裤---错,错在一起;好,好在一起

酒店里寻宿处---篓(搂)上睡

荷花结子---心连心

壁上挂的春牛---犁(离)不得

门背后的扫帚---专拣脏事做

开山平地---积少成多

乌龟变黄鳝---解甲归田

抹桌子的布---专拣脏事做

挑水带洗菜---两得其便

要饭的借算盘---穷有穷打算

哑巴讲话---靠手做

蚂蚁的腿---勤快

种姜养羊---本少利长

拳不离口,曲不离口---练出来的

铁匠的工具---自已打的

黄牛婆拉耙---尽力来

常用的铁具---不生锈

勤劳的蜜蜂---闲不着

劳劳碌碌的蜜蜂---甜头给了别人

瞎子打草鞋---摸也摸熟了

瞎子走路---不分日夜

瞎子弹琴---手熟

捡来的麦子打烧饼卖---没本净利

一雷天下响---处处皆知

十字街口告示---众所周知

大年三十吃肉---还用你说

小葱拌豆腐--- 一青(清)二白

心里开个窗户---明白了

天明下雪---明白

水晶棺材---透明

手心里的虱子---明摆着的事

石灰窑里装电灯---更加明白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电灯液迹野照雪---明明白白

西瓜子拌豆腐---黑白分明

豆腐炒韭菜---一青(清)二白

豆腐煮猪血---黑白分明

苍蝇落在饭碗里---黑白分明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浅碟子装水---一眼看到底

单眼看老婆---一目了然

画匠不给神作揖---知道你是哪块地里的泥

周文王请姜太公---尽找明白人

浊水里放明矾---看得见底

玻璃菩萨---明神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

萤火虫的屁股---亮通通的

蜈蚣吃萤火虫---心里明白

三月鸭蛋---净咸(闲)

三条泥鳅夹两条给猫吃---图耳边清静

大头鱼剁了脑壳---咸身子

大河里洗煤炭---闲得没事干

六月间的庙堂---鸦雀无声

孔夫子的徒弟---贤(闲)人

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喝盐开水聊天---净讲咸(闲)话

盐店里的老板---咸(闲)人

盐坛子里装个鳖---咸圆(闲员)

田鸡婆过垅---好热闹

戏台下开铺---图热闹

戏台上看火---热火加热火

金钢钻包饺子---热闹得钻心

烧开了的水---沸腾起来了

半路上留客---口上热闹

隔岸观火---看热闹

粥铺里买卖---热闹一早晨

喝米汤猜拳---图热闹

端午节的黄鱼---在盛市上

六月里穿毛衣---热心

六月天吹南风---热对热

田里的甘蔗---一副甜心肠

包被子面洗脸---大方

灶上的蒸笼---热气可高呢

洋人打屁---客气

喝多了滚开水---热心

三十年开花,四十年结果---老果果(哥哥)

小车子不抹油---干耳(儿)子

小蝈蝈---大肚子

木棍钉在墙上---大小算个橛(爵)

冬瓜上霜---白胡子老汉

荒坡上的枣子---小核(孩)

园外竹笋---外生(甥)

刺芭林的斑鸠---咕咕(姑姑)

凉水和面---就就(舅舅)

袖里点灯---小伙子

猪蹄子不放盐---淡脚(旦角)

二姑娘拜年---只有你的席坐,没有你的话说

大路边上的驴---谁爱骑谁骑

大路边上的电杆---靠边站

上了套子的猴子---由人玩耍

上的猪---捆起来了

木偶戏子的脑壳---随摆

木偶表演---任人摆布

手板心的小---要你活就活,要你死就死

牛拉磨子---上了圈套

龙灯的脑壳---任人摆布

田坎上种黄豆---靠边站

老牛死了---任剥

吊桶在你井里---由你做主

舌头无根---随人转

灯草拐杖---做不得主

鸡毛遭风吹---身不由主

低个子看戏---随上人家说

洗脸手巾---老是提着

染匠下河---摆布

橱窗里的东西---任人摆布

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砧板上的鱼---任人解剖

耕田的牛---被人牵着鼻子走

铁路上的车站---靠边站

骑在老虎身上---身不由已

棕树的一生---任人千刀万剜

新媳妇下花轿---任人摆布

端别人的碗---服别人的管

榨油房的尖---专门挨打

嫩牛拖犁耙---不打不跑

磨道的驴---听喝的货

癞蛤蟆作垫脚岩---任爬

毽子---净在人脚上踢着玩

歇后语—认真负责类

一根头发分八瓣---细得很

二两棉花一张弓---细弹(谈)

丁是丁,卯是卯---办事认真

七姐逢嫦娥---仙(现)对仙(现)

三块铜板摆两处---一是一,二是二

三根毛搓绳子---好细

大脖子的人穿衣服---一套一套的来

大店里卖钵子---一套一套的来

天上选县长---管得宽

火铲当锣打---小事大办

打灯笼做事---照办

扑在床上数蚂蚁---从床(长)计蚁(议)

世界地图吞在肚里---胸怀全球

江边洗萝卜---一个个来

鸡毛当令箭---轻事重报

刘备请诸葛---三顾茅庐

老母鸡生蛋---尽力量

竹板弓---一个劲

吃多了腌鱼---净(尽)管咸(闲)事

抓着荷叶摸藕---追根到底

张飞穿针---粗中有细

泥水匠无灰---砖(专)等

狗捉老鼠---好管闲事

穿钉鞋走泥路---把稳做事

闷心人做事---使暗劲

要甜的拿糖碗,要酸的拿醋碗---一行是一行

诸葛亮当军师---名符其实

鸭子凫水---暗中使劲

铁路上的警察---各管一段

麻雀开会---细商量

湖广总督---管两省

裁缝师傅戴眼镜---认针(真)

瞎子跟绳走---摸索

瘸子担水---一步步来

篱笆爬竹竿---一节一节来

歇后语—容易类

牛角上挂把草---捎带不费力

火烧灯草---一点就燃

沙土地里的萝卜---一带就来

床头上拾钱---不用弯腰

两个小孩子抬一根野雉翎---压不着

秃子当和尚---不费手续

卖肉的切豆腐---不在话下

驼子作揖---起手不难

和尚头的虱子---好捉

药店里的甘草---一抓就到

顺水推舟---不费力

起重机吊鸡毛---不费吹灰之力

蚯蚓吃土---开口就是

衙门的钱,下水的船---来得容易

鼻涕往嘴里滴---顺势

磨房里的将军柱---总归碰得着

歇后语—少慢差费类

一个巴掌拍不响---孤掌难鸣

一个跳蚤顶不起一床被盖---独力难撑

一上一得一---独子一个

一只筷子吃面---独挑眼

一分钱买十一个---分文不值

一块湿柴---再点火也烧不起来

一碗米打粑粑---能有几个

一脚盆田螺---没有一个脑壳

一篮鸡蛋滚下坡---没有一个好的

三十夜熬稀粥---不是过年的样子

三人两根胡子---稀少

大头猫作揖---老虎拜

飞机上钓鱼---差远了

小炉匠的家私---破铜烂铁

山上的蘑菇---独根

六月天的雨---有回数

天官的衣服---麻布里子

书生赶牛---慢慢来

水道口贴对联---门头不高

牛踩烂泥路---越踩越糟糕

闪电神流鼻涕---越大越邋遢

打鱼的网---百孔千疮

出了题就交卷---早稿(糟糕)

冬瓜里生蛆---肚里烂出

讲话没人听,说话没人信---光杆司令

老牛拉破车---慢腾腾的

老狼做生意---没有好货

老婆婆喝豆桨---好吸(稀)

西瓜皮打掌子---不是正经材料

吃过晚饭赶路---越走越黑

沙滩上竖屋---基础太差

冷水泡茶---慢慢来

没有导火索的手榴弹---一块废铁

豆腐店里的东西---不堪一击

豆腐渣上船---不是好货

屁股上擦香油---不值一闻

纸补裤裆---越补越烂

泥人经不起雨打---本质太差

茅厕板作祖牌---不是正经材料

临阵磨枪---不快不光

草帽端水---零落又滴达

砍柴卖,买柴烧---尽做倒功

耗子尾巴上生疖子---出血(息)也不多

麻布上绣花---底子太差

麻柳树解板子---不是正经材料

蚯蚓变蛟---纵变不高

裁缝帅傅包脚布---不是正经材料

蜗牛赛跑---慢慢来

墙上的日历---一天比一天少

箩框里选瓜---越选越差

懒婆娘接生---慢慢来

墨汁煮元宵---漆黑一团

鲢鱼的胡子---没几根

霜打的麻叶---蔫蔫的

歇后语—生气类

三个鼻孔眼---多出你这口气

六月里反穿皮袄---里外发火

王八钻火炕---连憋气带窝火

火药碰火柴---好大的火气

对着坛子打屁---憋气

中个鼻孔烂了三个---留下一个出气

发了酵的面粉---气鼓鼓的

老鸭公想唱戏---喉咙不争气

老鼠掉进面缸里---瞪白眼

买了罐子打了把---别提了

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

肩膀上放烘笼---脑(恼)火

抱鸡婆扯媚眼---两眼一翻

孟良摔葫芦---火啦

剃头匠说气话---舍得几个脑壳不要

面孔上涂了桨糊---绷紧

香炉前打喷涕---扑一鼻子灰

借米还糠---气鼓气胀

猪尿泡打人不痛---有些气胀

筛子罩锅子---出气眼多

漏了气的汽笛光---冒气不吭声

算命先生说气话---舍得几条命不要

打破纸灯笼---一个个眼里有火

瞎子熬糖---老(恼)了火

癞蛤蟆垫床脚---鼓起一肚子气

癞蛤蟆上蒸笼---气鼓气胀

猪八戒咬牙---恨猴儿

歇后语—失败类

一着不慎---全盘皆输

千百年道行---被一棒结束了

木头人投河---不沉(成)

孔夫子的褡裢子---尽是书(输)

孔夫子的行李---尽书(输)

毛八的弟弟---毛九(冒救)

石子砌烟囱---不会成功

外婆死了崽---殁舅(没救)

戏台上的垛口---布城(不成)

竹子开花---要败了

秀才房里---尽是书(输)

抱着脑袋赶老鼠---抱头鼠窜

图书馆里的家当---尽是书(输)

狗熊挨打---耍坏了

侄戴孝帽---死叔(输)

肥皂泡---不攻自破

俏大姐的油头---梳(输)得光光的

唐山的火车---倒煤(霉)

老鼠啃猫鼻子---盼死等不到天亮

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死)也是屎(死)

做贼的跑到书房里---都是书(输)

强盗打官司---场场输

强盗进学堂---碰到的都是书(输)

跛脚马上战场---有死无活

新华书店买纸---包书(输)

螳螂挡车逞霸道---没有好下场

歇后语—施展不开类

门角落打拳---兜不开势

大马拴在门框上---有力无处使

大水牯掉进水井里---有力无处使

大花篮提水---有力使不上

上了岸有船---撑不动

水牛吃活蟹---有力无处下

左手写字---格外别扭

水牛追兔子---有力使不上

阴沟里撑船---施展不开

没骨架的伞---支撑不住

床底下放风筝--再高也有限

床底下练武---施展不开

鸡窝里打拳---小架式

夜壶里洗澡---扑通不开

树林里放风筝---缠住了

屋里风筝---飞不高

两腿穿到一条裤管时里---蹬不开

猴子打拳---小架式

锅缸里使锤---不能用力

歇后语—是非不分类

见到胡子就是爷爷---不辨真假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分辨

牛奶拌墨汁---混淆黑白

戏台上打架---不知真假

两个哑巴吵嘴---不知谁是非

河中摸鱼---大小难分

茄子炒胡瓜---不分青红皂白

狗吃猪屎---不分好坏

隔山买牛---不知黑白

瞎子看书---观点不明

歇后语—损失类

一枪打死个苍蝇---不够火药钱

三国的蒋干---误事

上茅厕吃瓜子---进的少出的多

为个虱子烧皮袄---值不得

瓦上晒黄豆---十有九跑

乌龟吃大麦---糟蹋粮食

东吴招亲---吃亏只有一回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抓了芝麻,丢了西瓜---因小失大

豆腐盘成肉价钱---化不来

走石灰路---白跑一趟

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炒韭菜放葱---白搭

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舍命吃河肫---值不得

挖掉肉补疮---化不来

烧火棍打驴---剩了半截

耗子钻到书箱里---食(蚀)本

偷鸡不成反失把米---化不来

脱衣服烤火---做倒事

猴子扳苞谷---扳一个,丢一个

猴子看果园---越看越少

瞎子打灯笼---白费蜡

打烂缸子作瓦片---不合算

耗子窟窿--填不满

歇后语—贪图类

一口吃十二个包子--好大的胃口

一嘴吞三个馒头---贪多吃不了

大车拉煎饼---摊(贪)得多了

小秃脱帽子---头明(图名)

小孩哭粑粑---要得整数

见了寿衣也想要---贪心鬼

衣食不愁想当官,得了皇帝想神仙---贪得无厌

有了一福想二福,有了肉吃嫌豆腐---贪得无厌

吝啬鬼天天捡钱还嫌少---不知足

坐着椅子叫使唤---享福

郎中开棺材店---死要钱

抱着元宝跳井---舍命不舍财

卖煎饼的说梦话---摊(贪)多了

狗吃牛屎---图多

贪婪鬼赴宴---没有饱足

耐猴子爬樱桃树---粗人吃细粮

屎壳郎进獾窝---钻大门儿

削尖脑壳---往里钻

饿汉嗑几个瓜子吃---太不过瘾

黄河看成一条丝---多大的心

眼睛生在额头上---好高

猫枕鱼头---不吃还捣两下

做梦当皇帝---心大

得陇望蜀---贪得无厌

馋鬼抢生肉---贪多嚼不烂

睡在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歇后语—特别突出类

人群里的秃子---头显眼

马褂上穿背心---隔(格)外一套

出头的橄子----先烂

白鹤站在鸡群里---突出亮天星子---显眼

破手套---露尖了

桌单盖牛背---露头角

脑壳上长头角---比别人出格

瞎子吸烟---摸灯(摩登)

羊群里的象---突出

兔子群里一只象---庞然大物

歇后语—挑剔惹事类

一只筷子吃藕---专挑眼

一跃上墙头---跳得高

六月的扇子---爱生风

六个指头抓脑壳---眼前尽是岔儿

无孔不入---专钻空子

木匠的锯---尖点子多

火车碰头---要出轨(鬼)

东岳庙走到城隍庙---横顺都闯鬼

发了疯的猴子---上窜下跳

庆夫不死---鲁难未已

米筛子挡房门---眼多

杀鸡用牛刀---小题大作

没有规距---不成方圆

豆腐里找骨头---故意挑剔

鸡子打眼---钻蛋

杀鸡用牛刀---小题大作

鸡蛋里挑骨头---专找岔子

吹鼓手赶场---为了寻事

乱坟场里唱戏---闹鬼

肚子里玩杂戏---怪主意多

松香膏药---找毛病

茅厕缸里树旗子---蛆也想造反了

狗咬雷公---惹天祸

烂口袋滤豆腐---尽是渣(碴)子

要公鸡下蛋---故意刀难

屎壳郎搬家---不守粪(分)

眉毛上吊针---刺眼睛

捡田螺要好伴---莫把水搅混了

剧团里的笛子---心眼多

扇子一摇---生风(故意找麻烦)

眼畔上栽刺---扎眼

野蜂飞进鱼网里---专找空子钻

野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脱掉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棉花树上结了个大板栗---算它最硬

棺材里插棍子---搅死人

喉咙上使勺子---掏(淘)气

新摘的板栗球---刺多

燕口夺泥---无中觅有

壁缝里的风---到处钻

锹鱼倒进红火锅---死蹦

鹭鸶腿上劈精肉---无中觅有

水银洒地---无孔不入

钱串子脑袋---见窟窿就钻

阎王吃糍粑---是鬼做的

猪八戒败了阵---倒打一耙子

落油锅的虾公---还想再蹦几蹦

歇后语—痛苦类

一桶开水烫在狗身上---遍体淋(鳞)伤

八十岁无儿---说不出老来苦

土杏儿---苦核(孩)儿

牛踩乌龟蛋---痛在心里

火烧眉毛---痛在眼前

乌龟生蛋---苦出来的

石匠的钢钎---挨打

老和尚的木鱼---天生挨打的货

灶上的抹布---酸甜苦辣尝尽了

苦瓜拌黄连---苦上加苦

苦瓜煮黄连---苦在一起了

茶太浓了---苦口

眉毛上吊苦胆---苦在眼前

哑子挨打---痛不可言

哑巴吃黄连---苦在心里头

黄瓜屁股---苦口

黄连水里泡竹笋---苦透了

黄连树上结苦瓜---一串串苦

黄连刻和尚---苦师傅

黄连刻寿星---苦老头

黄连刻娃娃---苦孩子

黄连树上挂苦胆---苦上加苦

檀木做的油尖---挨打

歇后语—投机取巧类

风吹墙头草---两边倒

老艄公撑船---看风使舵

回答的好给我加分啊

歇后语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包公断案——铁面无私 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孙吴用兵——以一当十 刘备招亲——弄假成真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竹篮打水—— 一场空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林冲的后路——逼上梁山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霸王别姬——无可奈何 孔子挂腰刀——文不文,武不武 愚公的房子——开门见山

庞统做知县——大材小用 韩信用兵——多多益善 抱着元宝跳井——舍命不舍财

巴掌长疮——毒手 杯弓蛇影——自相惊扰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暴雨前的闪电——大发雷霆 笨姑娘纳鞋底——坑坑洼洼

暗地里盯梢——偷偷摸摸 白纸做的灯笼——一点就亮

百尺竿头挂剪刀——高才(裁)

百川归海——大势所趋

百货大楼卖西装——一套一套的

百货店里卖鞋袜——各有尺码

吵空百斤担子加铁砣——重任在肩;肩负重任

百斤面蒸寿桃——废物点心

百斤重担能上肩,一两笔杆提不动——大老粗

百里草原一人家——孤孤单单

百里奚认妻——位高不忘旧情

百里奚饲牛拜相——人不可貌相

百灵戏牡丹——鸟语花香

百米赛跑——分秒必争;争分夺秒;急起直追;奋起直追

百年松树,五月芭蕉——粗枝大叶

百日不下雨——久情(晴)

百岁公公吹火——老气

百万雄师下江南——兴师动众

百丈高竿挂红灯——红到顶了

柏木椽子——宁折不弯

柏油烫猪头——连根拔

败家子回头——金不换

败将收残兵——重整旗鼓

拜把子兄弟开茧店——结党营私(丝)

拜年的嘴巴——尽说好话

拜旨走进吕祖庙——走错门了;找错了门

扳不倒骑兔子——不稳当;不稳

扳不倒坐到烧饼上——面上人

扳倒碓窝吓婆婆——泼妇

扳倒葫芦洒了油——一不做,二不休

扳着炉子烤头发——了(燎)不得

扳着指头算帐——有数

班房里的衙役——听差的

斑鸠抱窝——悬蛋

斑马的脑袋——头头是道

斑鸩打架——卖弄风流

搬菩萨洗澡——越弄越糟;白费神;空劳神

搬起石磙砸碾盘——实(石)打实(石)

搬石头打天——自不量力;不自量;办不到;够不着

板凳倒立——四脚朝天

板凳上放鸡蛋——好险;冒险;危险;靠不住;不可靠

板凳上搁蒺藜——坐不稳;坐不住

板凳上睡觉——难翻身;翻不了身

板凳上玩麻将——扒拉不开;打不开场面

板凳上钻窟窿——有板眼;有板有眼

板斧劈柴——一面砍

板门上贴门神——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板上的泥鳅——无地容身;无处藏身

 升清瞎 板上钉钉子——实实在在;没跑;跑不了;变不了;没法变

板上敲钉子——稳扎稳打

半边羊头——独角

半边猪头——独眼

半道上捡个正老喇叭——有吹的了

半吊子的一半——二百五

半个铜钱——不成方圆

半截砖头——甩了

半斤对八两——不相上下;彼此彼此;一码事;彼此一样;谁也不吃亏

半斤放在四两上——翘得高

半空的云彩——变化多端

半空中打把式——栽个大跟头

半空中的火把——高明

半空中的气球——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着哩

半空中放爆竹——想(响)得高

半空中盖房子——没处落脚;落不得脚

半空中赶牲口——露马脚

半空中挂蒺藜——讽(风)刺

半空中挂剪刀——高才(裁)

半空中骑马——腾云驾雾

半空中数指头——算得高

半拉瓜子——不算个人(仁)

半篮子喜鹊——唧唧喳喳

半路开小差——有始无终

半路上的新闻——道听途说

半路上丢算盘——失算了

半路上留客——口上热闹;嘴上热情

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出了岔;措手不及;突如其来

半瓶子醋——乱晃荡

半山崖的观音——老实(石)人

半山腰倒恶水(滑水〕——下流

半天云里踩钢丝——提心吊胆

半天云里出亮星——吉星高照

半天云里吹唢呐——想(响)得高

半天云里的雨——成不了气候;不成气候

半天云里吊口袋——装疯(风)

半天云里翻帐簿——算得高

半天云里看厮杀——袖手旁观

半天云里拉家常——空谈

半天云里飘气球——高高在上;没着落

半天云里骑仙鹤——远走高飞

半天云里做衣服——高才(裁)

半天云中拍巴掌——高手

半夜吃黄瓜——摸不着头尾

半夜吃烧鸡——思思想想(撕撕响响)

半夜弹琴——暗中作乐

半夜鸡叫——不晓;乱了时辰

半夜叫大姑娘的门——来者不善

半夜里的被窝——正在热乎劲上

半夜里的寡妇——难过

半夜里和面——瞎鼓捣

半夜里抡大斧——瞎侃(砍)一通

半夜里捉迷藏——瞎摸;摸不着

半夜聊天——瞎说

半夜起来穿衣服——为时过早

半夜敲门心不惊——问心无愧

半夜下雨——下落不明;不知下落

半夜做恶梦——虚惊一场;一场虚惊

半夜做梦啃猪蹄——尽想好事;想得倒美

半夜做梦娶新娘——尽想好事;想得倒美

扮秦桧的没卸装——谁没见过那二花脸

扮猪吃老虎——大智若愚

绊倒趴在粪池边——离死(屎)不远

膀子一甩——不干了

蚌里藏珍珠——好的在里面

棒槌吹火——一窍不通

棒槌打缸——四分五裂

棒槌当针——粗细不分

棒槌改蜡烛——粗心

棒槌进城——成精作怪

棒槌里插针——粗中有细

棒槌敲竹筒——空想(响)

棒槌上天——总有一天落地

棒打鸭子——刮刮(呱呱)叫

棒打鸳鸯——难分开;两分离

棒子里做蛋糕——不是正经材料

棒子面煮葫芦——糊糊涂涂;糊里糊涂

棒子面煮鸡子儿——糊涂蛋

包办的婚姻——身不由己;不由自主

包单布洗脸——大方

包公的尚方宝剑——先斩后奏

包公的铡刀——不认人

包公断案——认理不认人

包公放粮——为穷人着想

包公杀亲侄——先治其内,后治其外

包公审案子——铁面无私;六亲不认

包公铡皇亲——法不容人

包脚布上飞机——一步(布)登天

包脚布上生虮子——好角(脚)色(虱)

包脚布做鞭子——文(闻)不能文(闻),武(舞)不能武(舞)

包脚布做夹扣子——又臭又硬;臭硬

包脚布做围脖——臭一圈儿

包元宵的做烙饼——多面手

包子吃到豆沙边——尝到甜头

包子咧嘴——美出馅了

包子熟了不揭锅——窝气

包子张嘴——露馅

苞谷棒子生虫——专(钻)心

苞谷面糊——没多大油水;油水不大

雹子砸了棉花棵——光杆司令

宝囊里取物——手到擒来

宝塔顶上的宝葫芦——尖上拔尖

饱带干粮晴带伞——有备无患

保险柜挂大锁——万无一失

保险柜里安雷管——暗藏杀机

报国寺里卖骆驼——没有那个事(寺)

报时的雄鸡——不用催

报纸上的社论——句句讲真理

白骨精送饭——有野心;没安好心

白骨精演说——妖言惑众

白骨精遇上了孙悟空——原形毕露

白鹤站在鸡群里——突出

白虎进门——大难临头;灾祸临头

白开水画画——轻(清)描淡写

白蜡杆结桂花——根子不正

白蜡杆子翻场——独挑

白蜡做的心——见不得日头见不得火

白脸奸臣出场——恶相;恶模样

白脸狼戴草帽——变不了人

白脸狼戴眼镜——冒充好人;充好人

白了尾巴尖的狐狸——老奸巨猾

白猫钻灶坑——自己给自己抹黑

白毛乌鸦——与众不同

八百铜钱穿一串——不成调(吊)

八宝饭上撒胡椒——又添一味

八辈子的老陈帐——说不清

八寸脚穿七寸鞋——别扭

八斗的小垂缸——装不下一石

八哥啄柿子——拣软的欺

八个老汉划拳——三令五申(伸)

八个钱的膏药——沾上了

八个钱买碗馄饨——没有面

急求各种歇后语和字谜!!急急急急~~~

半夜翻箱子---想不开

打掉了牙往肚里吞---有苦现不出

老太太吃粘糕---闷口了

老婆婆的脚 趾头---窝囊一辈子

饭甑里蒸黄连---苦闷

岩缝里的笋子---憋出来的

金针落海---无出头之日

黑灯笼里点蜡烛---有火发不出

和影子交朋友---十分孤单

【歇后语—浪费类】

八十岁婆婆拜堂---空费一对蜡烛

墙嘴上抹石灰---白刷(说)白画(话)

挑着棉花过刺林---走一步挂一点

城隍老爷戴孝---白袍(跑)

拿着豆腐去垫台脚---不顶事

【歇后语—理睬类】

十月间的桑叶---谁人采(睬)你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大水冲了观音菩萨---流(留)神

六月间的火炉---谁想你

扫把打钟---响(想)也不响(想)

戏台上喊阿爸---应的人多

自行车下坡---不踩(睬)

纺丝桌面---布里(不理)

隔日的船票---订(盯)上了

隔着长江扯媚眼---谁理睬你

【歇后语—欺软类】

八哥吃柿子,雷公打豆腐---捡软的欺

叫化子失了棍 子---狗欺

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拿

鳅鱼的本领---专往软处钻

【歇后语—奇巧类】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配就的

土地喊城隍---神呼(乎)其神

六月里吃萝卜---图新鲜

六月烤火笼---在奇不在暖

开园菜---新鲜

见骆驼说马肿---少见多怪

打灯笼走铁路---见轨(鬼)

巧他爹打巧他哥---巧上加巧

冬水田里种麦子---怪栽(哉)

刘老老进大观园---看的出神

过滤了的空气---新鲜

和尚不吃豆腐---怪斋(哉)

城隍菩萨的马---不见骑(奇)

做贼的遇见截路的---赶巧了

葫芦藤上结南瓜---没见过的事

黑老鸦白脖子---新鲜样

腊肉打汤---图新鲜

大姑娘的荷包--- 花样多

瞎子寻了个没眼的---赶巧了

【歇后语—起作用类】

土地爷坐铜棍---钱可通神

水缸里养鱼---保活不保长

中药铅码睁铺里的甘草---用途广

乌龟抬轿子---硬扛

打针拔火罐---当面见效

冬天槐岁火炉夏天扇---人人用得上

过河的卒子---当小车

吃猪血屙黑屎---马上见效

当了将军---就得传令

没有翅膀的鸟---不能高飞

玩具店的枪模侍炮---中看不中用

顺风耳---听得远

顺风吹火---用力不多

秤砣虽小---能压千斤

脑袋上长瘤子---额外负担

银样枪头---中看不中用

裁缝师傅手忙---穿针引线

短杆子秤---起(启)发得快

塘里无鱼---虾子贵

锯子锯掉烂木头---摧枯拉朽

【歇后语—谦虚谨慎类】

孔夫子搬家---迁书(谦虚)

手拿鸡蛋走路---特别小心

司马夸诸葛---甘拜下风

庙里的菩萨---从来不出门(名)

拉马不骑---过牵(谦)了

拽着胡子过河---牵须(谦虚)过渡(度)

胡子上套索子---自牵(谦)

独眼龙看书---侧目而视

麻子照镜子---自我观点

【歇后语—亲密类】

千里寄鹅毛---礼轻情意重

水里的蚂蟥---粘上便难脱

水桶上安铁箍---难分难解

刘备对诸葛---无话不说

吃稀饭泡米汤---清(亲)上加清(亲)

两个哑子亲嘴---好的没话说了

油盐罐 子---形影不离

穿了一条连裆裤---错,错在一起;好,好在一起

酒店里寻宿处---篓(搂)上睡

荷花结子---心连心

壁上挂的春牛---犁(离)不得

【歇后语—勤劳俭朴类】

门背后的扫帚---专拣脏事做

开山平地---积少成多

乌龟变黄鳝---解甲归田

抹桌子的布---专拣脏事做

挑水带洗菜---两得其便

要饭的借算盘---穷有穷打算

哑巴讲话---靠手做

蚂蚁的腿---勤快

种姜养羊---本少利长

拳不离口,曲不离口---练出来的

铁匠的工具---自已打的

黄牛婆拉耙---尽力来

常用的铁具---不生锈

勤劳的蜜蜂---闲不着

劳劳碌碌的蜜蜂---甜头给了别人

瞎子打草鞋---摸也摸熟了

瞎子走路---不分日夜

瞎子弹琴---手熟

捡来的麦子打烧饼卖---没本净利

【歇后语—清楚明白类】

一雷天下响---处处皆知

十字街口告示---众所周知

大年三十吃肉---还用你说

小葱拌豆腐--- 一青(清)二白

心里开个窗户---明白了

天明下雪---明白

水晶棺材---透明

手心里的虱子---明摆着的事

石灰窑里装电灯---更加明白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电灯照雪---明明白白

西瓜子拌豆腐---黑白分明

豆腐炒韭菜---一青(清)二白

豆腐煮猪血---黑白分明

苍蝇落在饭碗里---黑白分明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浅碟子装水---一眼看到底

单眼看老婆---一目了然

画匠不给神作揖---知道你是哪块地里的泥

周文王请姜太公---尽找明白人

浊水里放明矾---看得见底

玻璃菩萨---明神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

萤火虫的屁股---亮通通的

蜈蚣吃萤火虫---心里明白

【歇后语—清闲类】

三月鸭蛋---净咸(闲)

三条泥鳅夹两条给猫吃---图耳边清静

大头鱼剁了脑壳---咸身子

大河里洗煤炭---闲得没事干

六月间的庙堂---鸦雀无声

孔夫子的徒弟---贤(闲)人

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喝盐开水聊天---净讲咸(闲)话

盐店里的老板---咸(闲)人

盐坛子里装个鳖---咸圆(闲员)

【歇后语—热闹类】

田鸡婆过垅---好热闹

戏台下开铺---图热闹

戏台上看火---热火加热火

金钢钻包饺子---热闹得钻心

烧开了的水---沸腾起来了

半路上留客---口上热闹

隔岸观火---看热闹

粥铺里买卖---热闹一早晨

喝米汤猜拳---图热闹

端午节的黄鱼---在盛市上

【歇后语—热情大方类】

六月里穿毛衣---热心

六月天吹南风---热对热

田里的甘蔗---一副甜心肠

包被子面洗脸---大方

灶上的蒸笼---热气可高呢

洋人打屁---客气

喝多了滚开水---热心

【歇后语—人称类】

三十年开花,四十年结果---老果果(哥哥)

小车子不抹油---干耳(儿)子

小蝈蝈---大肚子

木棍钉在墙上---大小算个橛(爵)

冬瓜上霜---白胡子老汉

荒坡上的枣子---小核(孩)

园外竹笋---外生(甥)

刺芭林的斑鸠---咕咕(姑姑)

凉水和面---就就(舅舅)

袖里点灯---小伙子

猪蹄子不放盐---淡脚(旦角)

【歇后语—任人摆布类】

二姑娘拜年---只有你的席坐,没有你的话说

大路边上的驴---谁爱骑谁骑

大路边上的电杆---靠边站

上了套子的猴子---由人玩耍

上的猪---捆起来了

木偶戏子的脑壳---随摆

木偶表演---任人摆布

手板心的小---要你活就活,要你死就死

牛拉磨子---上了圈套

龙灯的脑壳---任人摆布

田坎上种黄豆---靠边站

老牛死了---任剥

吊桶在你井里---由你做主

舌头无根---随人转

灯草拐杖---做不得主

鸡毛遭风吹---身不由主

低个子看戏---随上人家说

洗脸手巾---老是提着

染匠下河---摆布

橱窗里的东西---任人摆布

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砧板上的鱼---任人解剖

耕田的牛---被人牵着鼻子走

铁路上的车站---靠边站

骑在老虎身上---身不由已

棕树的一生---任人千刀万剜

新媳妇下花轿---任人摆布

端别人的碗---服别人的管

榨油房的尖---专门挨打

嫩牛拖犁耙---不打不跑

磨道的驴---听喝的货

癞蛤蟆作垫脚岩---任爬

毽子---净在人脚上踢着玩

歇后语—认真负责类

一根头发分八瓣---细得很

二两棉花一张弓---细弹(谈)

丁是丁,卯是卯---办事认真

七姐逢嫦娥---仙(现)对仙(现)

三块铜板摆两处---一是一,二是二

三根毛搓绳子---好细

大脖子的人穿衣服---一套一套的来

大店里卖钵子---一套一套的来

天上选县长---管得宽

火铲当锣打---小事大办

打灯笼做事---照办

扑在床上数蚂蚁---从床(长)计蚁(议)

世界地图吞在肚里---胸怀全球

江边洗萝卜---一个个来

鸡毛当令箭---轻事重报

刘备请诸葛---三顾茅庐

老母鸡生蛋---尽力量

竹板弓---一个劲

吃多了腌鱼---净(尽)管咸(闲)事

抓着荷叶摸藕---追根到底

张飞穿针---粗中有细

泥水匠无灰---砖(专)等

狗捉老鼠---好管闲事

穿钉鞋走泥路---把稳做事

闷心人做事---使暗劲

要甜的拿糖碗,要酸的拿醋碗---一行是一行

诸葛亮当军师---名符其实

鸭子凫水---暗中使劲

铁路上的警察---各管一段

麻雀开会---细商量

湖广总督---管两省

裁缝师傅戴眼镜---认针(真)

瞎子跟绳走---摸索

瘸子担水---一步步来

篱笆爬竹竿---一节一节来

歇后语—容易类

牛角上挂把草---捎带不费力

火烧灯草---一点就燃

沙土地里的萝卜---一带就来

床头上拾钱---不用弯腰

两个小孩子抬一根野雉翎---压不着

秃子当和尚---不费手续

卖肉的切豆腐---不在话下

驼子作揖---起手不难

和尚头的虱子---好捉

药店里的甘草---一抓就到

顺水推舟---不费力

起重机吊鸡毛---不费吹灰之力

蚯蚓吃土---开口就是

衙门的钱,下水的船---来得容易

鼻涕往嘴里滴---顺势

磨房里的将军柱---总归碰得着

歇后语—少慢差费类

一个巴掌拍不响---孤掌难鸣

一个跳蚤顶不起一床被盖---独力难撑

一上一得一---独子一个

一只筷子吃面---独挑眼

一分钱买十一个---分文不值

一块湿柴---再点火也烧不起来

一碗米打粑粑---能有几个

一脚盆田螺---没有一个脑壳

一篮鸡蛋滚下坡---没有一个好的

三十夜熬稀粥---不是过年的样子

三人两根胡子---稀少

大头猫作揖---老虎拜

飞机上钓鱼---差远了

小炉匠的家私---破铜烂铁

山上的蘑菇---独根

六月天的雨---有回数

天官的衣服---麻布里子

书生赶牛---慢慢来

水道口贴对联---门头不高

牛踩烂泥路---越踩越糟糕

闪电神流鼻涕---越大越邋遢

打鱼的网---百孔千疮

出了题就交卷---早稿(糟糕)

冬瓜里生蛆---肚里烂出

讲话没人听,说话没人信---光杆司令

老牛拉破车---慢腾腾的

老狼做生意---没有好货

老婆婆喝豆桨---好吸(稀)

西瓜皮打掌子---不是正经材料

吃过晚饭赶路---越走越黑

沙滩上竖屋---基础太差

冷水泡茶---慢慢来

没有导火索的手榴弹---一块废铁

豆腐店里的东西---不堪一击

豆腐渣上船---不是好货

屁股上擦香油---不值一闻

纸补裤裆---越补越烂

泥人经不起雨打---本质太差

茅厕板作祖牌---不是正经材料

临阵磨枪---不快不光

草帽端水---零落又滴达

砍柴卖,买柴烧---尽做倒功

耗子尾巴上生疖子---出血(息)也不多

麻布上绣花---底子太差

麻柳树解板子---不是正经材料

蚯蚓变蛟---纵变不高

裁缝帅傅包脚布---不是正经材料

蜗牛赛跑---慢慢来

墙上的日历---一天比一天少

箩框里选瓜---越选越差

懒婆娘接生---慢慢来

墨汁煮元宵---漆黑一团

鲢鱼的胡子---没几根

霜打的麻叶---蔫蔫的

歇后语—生气类

三个鼻孔眼---多出你这口气

六月里反穿皮袄---里外发火

王八钻火炕---连憋气带窝火

火药碰火柴---好大的火气

对着坛子打屁---憋气

中个鼻孔烂了三个---留下一个出气

发了酵的面粉---气鼓鼓的

老鸭公想唱戏---喉咙不争气

老鼠掉进面缸里---瞪白眼

买了罐子打了把---别提了

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

肩膀上放烘笼---脑(恼)火

抱鸡婆扯媚眼---两眼一翻

孟良摔葫芦---火啦

剃头匠说气话---舍得几个脑壳不要

面孔上涂了桨糊---绷紧

香炉前打喷涕---扑一鼻子灰

借米还糠---气鼓气胀

猪尿泡打人不痛---有些气胀

筛子罩锅子---出气眼多

漏了气的汽笛光---冒气不吭声

算命先生说气话---舍得几条命不要

打破纸灯笼---一个个眼里有火

瞎子熬糖---老(恼)了火

癞蛤蟆垫床脚---鼓起一肚子气

癞蛤蟆上蒸笼---气鼓气胀

猪八戒咬牙---恨猴儿

歇后语—失败类

一着不慎---全盘皆输

千百年道行---被一棒结束了

木头人投河---不沉(成)

孔夫子的褡裢子---尽是书(输)

孔夫子的行李---尽书(输)

毛八的弟弟---毛九(冒救)

石子砌烟囱---不会成功

外婆死了崽---殁舅(没救)

戏台上的垛口---布城(不成)

竹子开花---要败了

秀才房里---尽是书(输)

抱着脑袋赶老鼠---抱头鼠窜

图书馆里的家当---尽是书(输)

狗熊挨打---耍坏了

侄戴孝帽---死叔(输)

肥皂泡---不攻自破

俏大姐的油头---梳(输)得光光的

唐山的火车---倒煤(霉)

老鼠啃猫鼻子---盼死等不到天亮

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死)也是屎(死)

做贼的跑到书房里---都是书(输)

强盗打官司---场场输

强盗进学堂---碰到的都是书(输)

跛脚马上战场---有死无活

新华书店买纸---包书(输)

螳螂挡车逞霸道---没有好下场

歇后语—施展不开类

门角落打拳---兜不开势

大马拴在门框上---有力无处使

大水牯掉进水井里---有力无处使

大花篮提水---有力使不上

上了岸有船---撑不动

水牛吃活蟹---有力无处下

左手写字---格外别扭

水牛追兔子---有力使不上

阴沟里撑船---施展不开

没骨架的伞---支撑不住

床底下放风筝--再高也有限

床底下练武---施展不开

鸡窝里打拳---小架式

夜壶里洗澡---扑通不开

树林里放风筝---缠住了

屋里风筝---飞不高

两腿穿到一条裤管时里---蹬不开

猴子打拳---小架式

锅缸里使锤---不能用力

歇后语—是非不分类

见到胡子就是爷爷---不辨真假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分辨

牛奶拌墨汁---混淆黑白

戏台上打架---不知真假

两个哑巴吵嘴---不知谁是非

河中摸鱼---大小难分

茄子炒胡瓜---不分青红皂白

狗吃猪屎---不分好坏

隔山买牛---不知黑白

瞎子看书---观点不明

歇后语—损失类

一枪打死个苍蝇---不够火药钱

三国的蒋干---误事

上茅厕吃瓜子---进的少出的多

为个虱子烧皮袄---值不得

瓦上晒黄豆---十有九跑

乌龟吃大麦---糟蹋粮食

东吴招亲---吃亏只有一回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抓了芝麻,丢了西瓜---因小失大

豆腐盘成肉价钱---化不来

走石灰路---白跑一趟

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炒韭菜放葱---白搭

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舍命吃河肫---值不得

挖掉肉补疮---化不来

烧火棍打驴---剩了半截

耗子钻到书箱里---食(蚀)本

偷鸡不成反失把米---化不来

脱衣服烤火---做倒事

猴子扳苞谷---扳一个,丢一个

猴子看果园---越看越少

瞎子打灯笼---白费蜡

打烂缸子作瓦片---不合算

耗子窟窿--填不满

歇后语—贪图类

一口吃十二个包子--好大的胃口

一嘴吞三个馒头---贪多吃不了

大车拉煎饼---摊(贪)得多了

小秃脱帽子---头明(图名)

小孩哭粑粑---要得整数

见了寿衣也想要---贪心鬼

衣食不愁想当官,得了皇帝想神仙---贪得无厌

有了一福想二福,有了肉吃嫌豆腐---贪得无厌

吝啬鬼天天捡钱还嫌少---不知足

坐着椅子叫使唤---享福

郎中开棺材店---死要钱

抱着元宝跳井---舍命不舍财

卖煎饼的说梦话---摊(贪)多了

狗吃牛屎---图多

贪婪鬼赴宴---没有饱足

耐猴子爬樱桃树---粗人吃细粮

屎壳郎进獾窝---钻大门儿

削尖脑壳---往里钻

饿汉嗑几个瓜子吃---太不过瘾

黄河看成一条丝---多大的心

眼睛生在额头上---好高

猫枕鱼头---不吃还捣两下

做梦当皇帝---心大

得陇望蜀---贪得无厌

馋鬼抢生肉---贪多嚼不烂

睡在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歇后语—特别突出类

人群里的秃子---头显眼

马褂上穿背心---隔(格)外一套

出头的橄子----先烂

白鹤站在鸡群里---突出亮天星子---显眼

破手套---露尖了

桌单盖牛背---露头角

脑壳上长头角---比别人出格

瞎子吸烟---摸灯(摩登)

羊群里的象---突出

兔子群里一只象---庞然大物

歇后语—挑剔惹事类

一只筷子吃藕---专挑眼

一跃上墙头---跳得高

六月的扇子---爱生风

六个指头抓脑壳---眼前尽是岔儿

无孔不入---专钻空子

木匠的锯---尖点子多

火车碰头---要出轨(鬼)

东岳庙走到城隍庙---横顺都闯鬼

发了疯的猴子---上窜下跳

庆夫不死---鲁难未已

米筛子挡房门---眼多

杀鸡用牛刀---小题大作

没有规距---不成方圆

豆腐里找骨头---故意挑剔

鸡子打眼---钻蛋

杀鸡用牛刀---小题大作

鸡蛋里挑骨头---专找岔子

吹鼓手赶场---为了寻事

乱坟场里唱戏---闹鬼

肚子里玩杂戏---怪主意多

松香膏药---找毛病

茅厕缸里树旗子---蛆也想造反了

狗咬雷公---惹天祸

烂口袋滤豆腐---尽是渣(碴)子

要公鸡下蛋---故意刀难

屎壳郎搬家---不守粪(分)

眉毛上吊针---刺眼睛

捡田螺要好伴---莫把水搅混了

剧团里的笛子---心眼多

扇子一摇---生风(故意找麻烦)

眼畔上栽刺---扎眼

野蜂飞进鱼网里---专找空子钻

野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脱掉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棉花树上结了个大板栗---算它最硬

棺材里插棍子---搅死人

喉咙上使勺子---掏(淘)气

新摘的板栗球---刺多

燕口夺泥---无中觅有

壁缝里的风---到处钻

锹鱼倒进红火锅---死蹦

鹭鸶腿上劈精肉---无中觅有

水银洒地---无孔不入

钱串子脑袋---见窟窿就钻

阎王吃糍粑---是鬼做的

猪八戒败了阵---倒打一耙子

落油锅的虾公---还想再蹦几蹦

歇后语—痛苦类

一桶开水烫在狗身上---遍体淋(鳞)伤

八十岁无儿---说不出老来苦

土杏儿---苦核(孩)儿

牛踩乌龟蛋---痛在心里

火烧眉毛---痛在眼前

乌龟生蛋---苦出来的

石匠的钢钎---挨打

老和尚的木鱼---天生挨打的货

灶上的抹布---酸甜苦辣尝尽了

苦瓜拌黄连---苦上加苦

苦瓜煮黄连---苦在一起了

茶太浓了---苦口

眉毛上吊苦胆---苦在眼前

哑子挨打---痛不可言

哑巴吃黄连---苦在心里头

黄瓜屁股---苦口

黄连水里泡竹笋---苦透了

黄连树上结苦瓜---一串串苦

黄连刻和尚---苦师傅

黄连刻寿星---苦老头

黄连刻娃娃---苦孩子

黄连树上挂苦胆---苦上加苦

檀木做的油尖---挨打

歇后语—投机取巧类

风吹墙头草---两边倒

老艄公撑船---看风使舵

回答的好给我加分啊

歇后语有哪些

1、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2、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3、蚕豆开花——黑心。

4、孔夫子搬家——净是书(饥简输)。

5、打破砂锅——问到底。

6、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7、虎落平阳——被犬欺。

8、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9、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10、井底青蛙——目光短浅。

11、大海捞针——没处寻。

12、竹篮打水——一场空。

13、打开天窗——说亮话。

14、船到桥头——自会直。

15、飞蛾樱御扑火——自取灭亡。

16、百米赛跑——分秒必争。

17、拔苗助长——急于求成。

18、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19、芝麻开花——节节高脊肢岩。

20、新官上任——三把火。

悟修道长精研道法,提供正宗道家法事,擅长超度婴灵,超度先祖,还阴债,补财库,开财库,还受生债,婚姻和合术、月老法事,破太岁,化太岁,文昌法事,看癔病、财运官运、招/斩桃花、八字命理、宝宝起名、运势升旺、风水气场调理、择吉日、道法改运等等咨询。

帮助您化解烦恼,趋吉避凶,守护您的安宁康泰,积德行善,一生平安!

有需要的缘主们,可以添加悟修道长微信咨询,微信搜索添加:SMW500